网站首页 机构设置 新闻聚焦 外事工作 侨务工作 友好交往 成果展示 政策法规 涉外常识 机关建设 支部园地 在线服务
R图片新闻
R推荐新闻

 

当前位置:焦作市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 > 在线服务 > -

1000多万大学生的新学位是鸡肋吗?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0-17 01:11

  原标题:1000多万大学生的新学位,鸡肋?

  学士学位前加个“副”

  高职专科生未必乐意

  同样是大学生,高职专科生有学历,无学位。

  最近几年高职大扩招,年招生量占据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如此规模庞大的群体,或将有一个与之匹配的学位:副学士。

  教育部在近日公布的《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5066号建议的答复》中透露,下一步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时,将把高职院校是否设置副学士学位作为重要内容进行调研。

  跟本科生一样,高职毕业生有望双证齐全。只是这个提议多年的副学士学位,颇显鸡肋。

  副学士

  高校扩招,高职居首,动辄百万人。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高职扩招100万人,已被外界解读为前所未有。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高职扩招200万人。

  根据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在我国2688所普通高等学校中,高职(专科)院校1423所,占据一半还多;年招生数和在校生数,分别占高等教育的52.86%、42.25%。

普通本专科学生情况/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普通本专科学生情况/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超过1000万的高职院校在校生,是我国高等教育迈入大众化时期应用型人才的培养主体,目前尚无学位,因为我国的学位层级只分为学士、硕士、博士三个层级。

  2014年,湖北职业技术学院曾授予毕业生“工士学位”,这一“学位”并没有得到教育部的认可。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健建议,给大专学生增设副学士学位。

  副学士学位的提议引发了争议,有网友很快想到给本科生增设副硕士,给硕士增设副博士,再给博士增设一个副院士……有考研党笑出了泪,“快,安排上,考研凉了我还是个副硕士!”

  提议尚未被采纳,这涉及修订法律的问题。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是否设置副学士学位涉及我国的基本学位制度,要授予副学士学位,必须修订《学位条例》。

  近日,教育部公布《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5066号建议的答复》,透露下一步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时,将把高职院校是否设置副学士学位作为重要内容进行调研,广泛听取意见,并统筹考虑。

  今年下半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全国职业教育大会将召开,职业教育领域充满未知变数。

  此前,874万应届生直面疫情就业季,为解决就业难题,已叫停的第二学士学位教育,废而又立,“六年本科”就这么推成了。

  鸡肋骨

  在学士学位前加个“副”,高职专科生未必乐意。况且高职专科生也可一步转正,何必为副。

  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高等职业教育授学位的问题由此解决。没错,职业教育也有本科,不止停留在“高职高专”的社会旧概念上。

  2019年,教育部正式批准首批本科职业教育试点高校更名结果,南昌职业大学等15所职业大学诞生。15所职业大学更名后,同时升格为本科院校,面向全国招收本科生。

  5月21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一批高职院校为了升格,抓住独立学院的转设政策,进行合并重组。

  最近,河北省教育厅网站发布关于2020年高等学校设置事项的公示,河北科技大学理工学院与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合并,组建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河北工业大学城市学院与承德石油高等专科学校合并,组建河北石油职业技术大学。

  北京交通运输职业学院校长马伯夷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职业教育搭建本科层次路径,使之逐渐过渡到和普通高等教育平行的类型教育。目前教育部针对中职、高职、职业本科乃至以后的职业硕士的培养路径做了梳理,职业教育一体化已经在结构上逐步完善。

  在我国3000多所高校中,研究型高校毕竟是少数,大多本科高校定位应用型大学,培养的毕业生面向就业,与高职院校一样。如今不少本科院校已经在试点职业化教育。

  在本科高校职业化试点与高职院校本科层次试点的双重夹击下,副学士学位岂不如一根鸡肋骨?

  专升本

  真正在意学位的高职专科生,会倾向于通过专升本考试改变学历“低一等”的歧视困境。

  专升本上岸,特别是统招专升本,毕业生的第一学历为本科学历,专科生的帽子就算摘掉了。

  要知道,随着高招录取逐渐实现不分批次,学校之间的差别,将不再有一二三本之分,专科和本科的鸿沟,只会越来越深。

  不过,统招专升本考试有诸多限制。其一,招生对象仅限应届普通全日制专科毕业生,过期不候;其二,国家规定统招专升本录取名额控制在当年应届专科生的5%-10%,录取率低得可怜。

  激烈的竞争,加之比高考、考研低得多的社会关注度,让泄题事件一再进入公众视野。在今年河南的专升本考试中,多名考生考完后反映,管理学考试有培训机构押中近90分原题。

  在本科、硕士扩招的背景下,适度扩大专升本招生计划,是否比设置副学士学位更合理?

  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要改变出身不好的窘境,真的不能靠一个副学士学位来证明什么,也证明不了什么,而是依靠学生不断提高自身能力进而升级学位学历。

  在本科录取率高达50%以上的今天,本科一操场,硕士一礼堂,博士一走廊,就业招聘趋向名校高学历是大势所趋。

  梁挺福认为,对于大学和教育行政部门,对学生提供顺畅、多元的提升通道,如专升本、考研,远比增设副学士学位更有实际意义。

  最近教育部等部门联合发布《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提出适度扩大专升本招生计划,为部分有意愿的高职专科毕业生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

  融通路

  高职专科的改革,意欲打破学历歧视的牢笼。因为职业教育被视作低人一等的教育,而学历评价又在中国根深蒂固。

  在学历社会中,副学士的一个“副”字,意味着比学士要低一级。就像眼下的非全日制研究生一样,多一个“非”字,就业歧视潮汹涌而来。

  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下高考达到200分左右就能读高职院校,进而获得副学士学位,自然让人觉得这个证书太水。授予副学士学位,不但无法提升高职吸引力,反而加剧歧视。

  特别指出的是,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只是教育类型不同,具有同等重要地位,2019年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曾明确强调。

  既然地位相同类型各异,改革即应朝向推进普职融通,促进两者平等发展的方向中去。

  以海外高校的实施为例,美国一名社区学院的学生,也可以凭借学分申请进入名校读书,读完规定的学分后即可获得本科文凭和学士学位。

  这背后需要学分互认制度、自由转学制度等配套运转。国情不同,海外经验不好直接拿来主义。我国高职专科生想要转到本科高校,必须参加专升本考试,是升级跨越而非平级转学。

  马伯夷指出,国外发达国家多数学生首先选择在职业学校学习,背后是这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实现了融通,职校学生有接受普通教育的转换渠道,我们现在这两条路还没有打通。

  其实,许多教育问题,社会病才是根源。社会给予职业院校人才足够的经济待遇、社会地位、职业荣誉,职业教育的分量自然能真正提上来。

  这是全社会认知度的问题,非一个副学士学位就能胜任。俞杨

  责任编辑:黄晓冬

 友情链接:
豫ICP备14027510号-1